小晚--不断努力的初三党一枚

主角总受all黑子all邪all叶
cp@浅夏酱

虫缘(三)

梗来自动漫虫师

可能ooc

                        礼自梦魇

“老叶,老叶,老叶 接下来我们要去哪啊?”黄少天在叶修旁边窜来窜去,丝毫没有注意到喻文州渐渐加深的笑容,也没有感受到来自苏沐秋的恶狠狠的目光。

黄少天,你离阿修远点!他是我的!

苏沐秋在和妹妹偷偷交流过认识到自己自己想法后,一路都在这么想着。

“叶修。”苏沐橙这么喊道。

“沐橙啊,怎么了?”叶修对于这个活泼乖巧,甜美可爱的女孩很有好感,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妹妹。

“你的包让我帮忙背一会儿吧,看起来挺沉的。”她笑眯眯地问到,玉指攀着叶修的胳膊,不露声色地将黄少天隔开。她伸手去够叶修背后大包的时候,还冲着哥哥眨了眨眼。

叶修伸手顺了顺女孩柔软的发丝“谢了沐橙。不过这包也不是特别沉,我还是背的起来的。”

苏沐秋给自家妹妹点了个赞,然后走到叶修身边,轻轻拍拍叶修的肩,笑着说“阿修,这包看起来的确不轻。看你背了一路了,让我背会儿吧。”

“老叶老叶老叶,让我背吧,让我背吧。一会儿,就一会儿,只有一小会儿。”

“前辈,歇一会儿。”喻文州本就在叶修旁边,说完这句话后,悄悄靠近了叶修,将包带抽了出来。

大包本就沉重,再加上喻文州快速抽掉了带子,包就直接掉了下来。但叶修的反应很快,在包完全落下去之前转了个身,接住并紧紧地抱住包。

“啧,文州,你心真的挺脏的。烦烦闹就算了,沐秋你怎么也。。。”叶修哭笑不得。

“前辈,我们相信你,但是你也可以依靠我们啊。现在你可不是一个人。”喻文州微笑。

“对啊,对啊,队长说的对。老叶老叶,你可不是一个人啊,包就让我们帮忙背吧。要不,我们四个人轮流背包吧,老叶老叶,你说好不好?”

叶修又看看苏沐秋,苏沐橙。兄妹的眼睛里满是笑意。

“唉。。。你们啊,真是。。。那成,就依你们了啊,不过我先背包,背两个小时后就轮到下个人,这样可以了吧。”叶修思索了一会儿,无奈地答应了。

“老叶老叶老叶,你答应了对吧。你刚刚答应了,不许后悔哈,不许后悔。”

虽然不知道叶修为何决定他自己先背,不过好在他答应了,先或后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走了快两个小时了。

在穿梭了不知多少片树林后,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片美丽的花田。

美丽的蝴蝶在花间翩翩起舞。

阳光把它们染成了金色,又或者它们本就是金色的,不管怎么说都是十分美丽。

无论是苏家兄妹,还是黄少天,喻文州都在感慨花海的美好。而叶修则微微皱了皱眉,快步向花海里的小木屋走去。

黄少天的抱怨和聒噪被远远甩在了身后。

木屋门虚掩着,轻轻一推就开了。叶修进了屋,径直走到卧室。

一个散着头发的人,皮肤苍白还皱着眉,梦呓着什么,翻来覆去的。看起来很痛苦,甚至眼角还泛着泪花。

“乐乐,喂,乐乐!醒醒,别睡了。”叶修伸手去晃晃张佳乐。

“哦,叶修你来了啊。。。卧槽!什么?叶修你来了?!”张佳乐似乎是刚睡醒,一时没反应过来,反映过来以后拖着被子猛地往后撤,然后刚好撞到了床头上。

“嘶~”张佳乐伸手揉了揉头。

“张佳乐,我之前不是告诉你把那些花铲掉么,不舍得铲也要离开它们啊。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它们会招来魇。还是舍不得?”叶修严肃地望着张佳乐。

“叶修你别乱说!我才不会舍不得呢!”张佳乐伸手将头发用画着花朵的皮筋扎上,然后一甩小辫子。

那花的符号,叶修认得,那是百花的标志。

“乐乐,别骗人了。”叶修心里叹了口气,直视着张佳乐的双眼“看着我,然后好好告诉我,你舍得离开它们。”

“这。。。这有什么难的。”张佳乐硬着头皮说,然后与叶修对视。想说出口的舍得二字,却如同千斤重一般,怎么也说不出口。

“乐乐,你果然舍不得。”

“我。。。我。。。好吧,你说对了,我舍不得。。”张佳乐苦笑。

“乐乐。。。”

“没办法啊。。。”张佳乐双眼无神地仰望着天花板,然后将目光凝聚在桌上的照片上。

那照片上是两个站在花海中的年轻的少年,一个少年一脸狂气,另一个少年笑的灿烂。笑的灿烂的少年扎着小辫子,赫然是张佳乐。两个少年都披着淡粉色的外套,外套上有两个大大的字:百花。

张佳乐也曾是虫师。

他和孙哲平是百花一对最著名的搭档。自从有一次孙哲平在出任务时伤到了手,无法做虫师后,张佳乐一人担起了百花。

然而,由于从前都是二人搭档,突然变成一个人总是不习惯的。尽管张佳乐还在不停地调整自己,但是外界的流言蜚语却越来越多,百花队内又出了许多了不起的新人。

在痛苦地思索了整整两个晚上,没合眼后,他做出了一个决定。

他离开了百花,离开了满是回忆的地方。

虽说坚决地离开了百花,没有回头留恋一下。但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张佳乐的私心使他带走了曾照的照片,也顺便带走了百花特有的花的种子。

他只是想带走一些回忆罢了。

他不知道,这种花可以招来蝴蝶一般的魇。

百花的所处位置离这里很远,地理位置不同,气候也不同。百花特定的温暖气候限制了魇的数量,再加上百花那里有魇的克星,所以在百花时根本看不到魇,自然他就不知道了。

他离开了百花,来到现在所居住的地方,在木屋前的空地上种下了花的种子。

花,长得很快,短短一个月就有了花苞。再过了一个月后,花开了。

还是如曾经在百花那样,灿烂的盛开着,显得无比美好。

张佳乐站在窗边凝望着花海,陷入了回忆之中。

良久,他长叹一声,拉上了窗帘。

在他拉上窗帘的那一刻,一只金色的蝴蝶样的生物从花海中飞了出来。它扇动着金色的翅膀,向木屋飞去,眨眼之间穿过了木头。

那天晚上,张佳乐做了个噩梦。

梦里,他眼睁睁地看着孙哲平被虫伤到了手臂。他还是一个人支撑起了百花。外界的流言蜚语也还是源源不断的刺入他的双耳中。这次,他甚至听见百花的人正在讨论让他离开百花。

张佳乐还看见百花的队友过来了,对他说:队长,再见。

他被吓醒了。

一个月下来,他每天晚上都在做着这样的梦,他担心什么会发生,什么就在梦里发生。

天天夜不能寝,也没有心情去吃饭,张佳乐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先前在百花晒的健康的肌肤,一天比一天苍白,由于熬夜还有了淡淡的黑眼圈。头发披散着,显得有几分忧郁。

张佳乐毕竟曾是虫师,自然也明白是魇搞得鬼。他偷偷拉开了窗帘,小心翼翼地望向花海。

几乎每朵花上都停留着一只灿金色的魇,迎着阳光,轻轻抖动着翅膀。

张佳乐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但是要消灭魇是不可能的,只能将花铲除。

可是,那些花是百花的象征啊!

他下不了手。

张佳乐就这样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撑过了一天又一天。

叶修刚好从这经过,走进小木屋去歇息,就看见张佳乐的一副病态。

他曾经见过被魇折磨的人,就如同现在的张佳乐一般让人忍不住去心疼。

叶修知道魇是被屋前的花们吸引而来的,就向张佳乐提议把花给铲除掉。张佳乐答应是答应了,但是叶修由于任务继续前行后,他还是没有铲除掉这些花,还是下不去手。

“乐乐,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叶修半调侃着。“在这么下去,你就真的瘦成一枝花枝了。”

“叶修,”张佳乐的声音微微地颤着“我。。。我。。。”横了横心,手因握拳太紧都已经泛了白。“我明白的。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走吧。”叶修轻轻搀起了张佳乐,两人缓缓地走出木屋,正对着花海。

现在的魇因为张佳乐的放纵已经胆大到在人前都可以肆无忌惮地飞了。

张佳乐望着翻飞的魇,垂下了头,长长的碎发遮住了双眼。

他颤抖着手从一个小包中翻出小型的炸弹,在确定几人不会受到波及后,点燃了它,用力地抛进了花海。

美丽的花与爆炸的尘埃合为一体,终究躺在了土地之上。魇扇着翅膀,狼狈地逃窜,一会儿就全部消失了。

张佳乐红着眼眶,看着一片狼藉的花海。

叶修轻轻地拍拍他的背。

“老叶,我想清楚了。”他嗓音嘶哑,平淡地说。

“想清楚了就好。毕竟乐乐你可是花一般的男子呢,要是真成了花枝,还是很吓人的。”叶修轻笑。

张佳乐转身拥叶修入怀。温暖的气息呼出,叶修敏感的红了耳朵。

“老叶,谢谢你。”

然后抱着相片,转身离去。

叶修目送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重重叠叠的树木之间。

“前辈。”喻文州先反应了过来“刚刚那个是百花的张佳乐前辈吧。”

“不。他只是普通的一个虫师罢了。”

“老叶老叶,你给张佳乐那家伙说了什么?卧槽!他直接扔了一个炸弹出来啊!一点点心里准备都没有!真是吓死人了,吓死人了!”黄少天的一大串话打破了有些诡异的平静。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