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晚--不断努力的初三党一枚

主角总受all黑子all邪all叶
cp@浅夏酱

只有演员夫夫才有的情趣(朱白 一发完)

百分之五十七

二人飙演技,一个蠢绑匪反而被人空格的故事。

 

 

“龙哥龙哥,你记得我之前直播第五人格的时候,说我想演一个变态,啊,不,一个反派。”


“嗯?想起来了,怎么了?”


“嘿嘿,龙哥,咱们明晚角色扮演啊,我演一个坏蛋,你演被我嘿嘿那啥的人。”


朱一龙见他冲自己挤挤眼睛,一看就不怀好意,还是答应了。


“我会看点影片好好准备一下的。”朱一龙对于决定的事情就会认真做好,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


第二天晚上,朱一龙推门回家,天已经有些暗了,屋里却没有开灯,白宇坐在客厅中央的沙发上,双手支住头部,没有像往常一样迎上来给他一个拥抱加一个吻。


这大概是游戏开始了?朱一龙心里暗想。


于是柔柔弱弱地走过去,在白宇面前蹲下看他。


反派坏人的类型有很多种,有的是完全的坏,反而不足为惧,因为他们真性情,坏的让人佩服,都是枭雄;还有是表里不一的坏,隐瞒自己的真面目,当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一个善良的人,背地里却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坏的程度也都不一样,所以朱一龙摸不准白宇扮演的是怎么样的反派,自己要给他什么回应。


白宇本来给自己设计的剧本是,他是一个走投无路,利用他人善心闯入朱一龙家抢劫的人,由于是初犯很紧张,抢到钱财发现自己没有隐瞒相貌,怕被对方报警,于是直接就囚禁了主人,然后慢慢被主人感化重新做人之类的故事。结果自己还没有完全构思好,龙哥就回来了,还双手放在膝盖上,乖乖地蹲在他面前,像一只无辜的小兔子一般望着自己。


白宇猛地拽住他的领带把人扔到一旁的椅子上,不知道哪里变出的绳子,反手将朱一龙绑在椅背上。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白宇决定继续执行自己的角色。

朱一龙大概掌握了自己这个被害者的身份,他在自己的设定是小羊羔还是披着羊羔皮的狼崽子中间徘徊。


收回了自己的眼神,装出唯唯诺诺的样子,在椅子上微微瑟缩,偏头不敢看白宇。


“我也是迫不得已,要不是屡屡失业,实在活不下去了,我也不会骗你给我开门抢劫你。”白宇这几句话点出了自己的身份和所处的情形。


“钱,钱我都给你了,你拿着钱走,求求你不要伤害我。”朱一龙眼神躲闪地说。


白宇假装四处翻了翻,转身回来,掐住他的下巴说:“你家里连点值钱的东西都没有,现金就这么点,这么大房子骗谁呢?说钱在哪里?”白宇身体微微发颤,惟妙惟肖地演出了一个初犯的紧张与挣扎。


“真··真的没有了,我也是刚失业,还没找到新工作呢。你拿着这几千块走不好吗?”


白宇的手在颤抖,仿佛动摇了,但是错过这一次,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再去找下一家。


在他站在原地犹豫不决的时候,胳膊被大力拍开,天旋地转,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脸朝下压在沙发上,手臂被反别在身后,朱一龙的膝盖顶着他的腰部。


白宇剧烈地左右晃动,无法挣脱。手腕被紧紧攥在对方手里,身体是不上力气。


艰难侧头咬牙问道:“你想干什么?”


“你这个抢劫的也太不专业了,我还等着你能给我什么惊喜呢,那么容易就让我挣开了,太无聊了。”朱一龙用气声贴在白宇耳边说道。


白宇只觉得浑身发凉,仿佛被毒蛇盯上一般。


“让我来教你打结。”朱一龙用欢快的语气说话,手上动作却很粗暴。掐住后颈压在椅子上,绳子交叉绕了几下就把白宇上身固定。


“你看,打结很简单的,这一头先打个环形圈,另一个绳头从底部传过去,沿着这个轮廓走线,最后拉紧。”


朱一龙捏住白宇的下颚,逼迫他抬头与自己对视,“学会了么?”


白宇还没有完全掌握自己的情况,懵懵地眨了眨眼睛。


“看来你大概没懂啊,给我挣扎呀,这个结开了,我心情好,就放你走。”朱一龙用着孩童般的语气,说出的话却透着成人的狠毒。


白宇虽然觉得逃脱的机会不大,还是努力地反抗了一下,越用力绑得越紧,渐渐都有点勒的痛了,他不得不放弃。


朱一龙倒是津津有味的看着他,见他不动了,失望的“啧”了一声。


“哎呀,你的胡子好碍眼,我帮你剃掉好不好?”说着去卫生间取了电动剃须刀,滋滋的响声听在白宇的耳中简直是恶魔的诅咒。


而剃须刀贴在下巴上冰凉的触感,打圈的移动,不知名的情绪,让他有一种浑身发麻的感觉。


感觉到一半胡子已经被剃掉了,接触到空气有一点发凉,朱一龙的手指就贴在他的侧脸,拇指顶着他的下巴,专注的眼睛中只装了他一个人,仿佛对待一件珍品般认真,两人靠的极近,呼吸交缠,朱一龙侧头的姿势,让他感觉下一秒就会吻上来。


酥麻,从脚底蔓延至头顶。


朱一龙突然笑了,那种嘴角向外延伸但是眼角没有弯起的假笑,手指沿着他的脸,他的胸膛,一直滑到他的胯部,点了点那里的凸起。


“你是个变态吗?这种情况都能硬?嗯?”


一边说着指尖还不老实的上下滑动,白宇的呼吸变重了。


裤链被拉下,温热的手覆盖上灼热的下身,白宇不禁闷哼出来。


“顶端都湿了,小变态配老变态,是不是绝配?”


白宇脑子一片混沌,真的不知道两个人自由发挥飙戏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


下身的感觉每次被激到顶峰,就被掐断,白宇要被折磨疯了。


朱一龙看着白宇发红的眼角和还没亲吻就殷红的嘴唇,低头啄了一口。


“游戏结束,剩下的我们屋里干。”说着解开绳子,抱着白宇进了卧室。


 

 

 【说实话这几天心态崩了,生活中就没什么好消息 就没什么心情写东西 难受极了 等我缓过来的再开车吧  ps还有没有想 买yys满级全图鉴高练度的 我的 贱 卖 可刀 http://yuehao.jiaoyimao.com/goods/1539844132107883.html?from=yuehao

评论

热度(97)

  1. 小晚--不断努力的初三党一枚百分之五十七 转载了此文字
    百分之五十七